•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随笔分享

全世界都在怼马云,仅代表我自己说几句话

时间:2020-11-05 20:33:27   作者:小伍   来源:   阅读:155   评论:0
内容摘要:首先声明,我这篇分享很主观,一点都不客观。如果引起了某些道德高人的不适,那么,不适就不适吧,反正我也不是写给你们看的,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是为了自己爽的,至于扭下来你们吃不吃,吃了以后感觉甜不甜,我不在乎。最近因为蚂蚁金服上市以及马云在外滩峰会上面的演讲,舆论一边倒,无论是官媒还是个人自媒体都在diss马云和马云的企...
首先声明,我这篇分享很主观,一点都不客观。如果引起了某些道德高人的不适,那么,不适就不适吧,反正我也不是写给你们看的,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是为了自己爽的,至于扭下来你们吃不吃,吃了以后感觉甜不甜,我不在乎。

最近因为蚂蚁金服上市以及马云在外滩峰会上面的演讲,舆论一边倒,无论是官媒还是个人自媒体都在diss马云和马云的企业,说马云现在已经由屠龙少年变成了蹲在金银财宝上面那条散发着恶臭味的黑龙,只顾自己的利益,不顾百姓的死活。

一夜之间,风向骤变,忽如一夜冬风来,刀枪棍棒马云头上盖!

我特别欣赏《追龙》里面跛豪在雷洛被围攻,四面楚歌时候,拿着一把破左轮,环顾四周数倍于己方的敌人,说的那句话:“得人恩果千年记,洛哥对我有恩,我是不是要还?今天大家给我个面子,放洛哥一条生路,我跛豪一定还”


全世界都在怼马云,仅代表我自己说几句话


虽然咱是个小人物,没什么影响力,但是马总现在四面楚歌,当年的恩情我记得,今天还真就得以笔为刀,来他个雪中悍刀行,写他个潮平两岸阔!

今天仅以一个小人物的经历和感悟,来致敬马云以及马云的蚂蚁金服。

我在深圳上大学时候,经常往返与华强北和学校之间,做一些二手手机和手机配件电子产品的小生意,那个时候和另外两个兄弟每周往返于学校和华强北两次,倒买倒卖,投机倒把,赚点零花钱。

做任何生意都要有本钱,更何况是手机这种单价比较高的产品,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我们,启动资金非常难,几乎就是0成本靠脸做生意,我们先从华强北的档口用学生证和身份证做担保,和档口的老板谈妥,拿回一部分机器和配件,之后在论坛和qq群里面发布信息,有咨询在线下看货,卖的差不多了一周左右再回去结算,周而复始这样的循环往复。

每周坐地铁循环往复,做一个兢兢业业的撸sir,每次过安检的时候,把背包过机器,人走安检通道,安检员用那个粗又长的棒子在我身上探来探去,明明我身上没有什么金属,那个仪器却一直滴滴滴的响,

安检员就问我:“你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是打工的,还是个在校大学生”

安检员:“怪不得,我说仪器怎么检测出来了钢铁般的意志”

哈哈,搞笑一下,接着聊。

给档口的老板打工,那个时候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够有钱,进上一大批手机和配件摆在宿舍里面,让各位同学尽情挑选,然后躺在宿舍床上当老板,可惜这个梦想直到毕业那年,都没有完全实现,只实现了一小部分。

因为没有启动资金,我们的小买卖也就只能维持着这种小打小闹的规模,后来到了大四那年,借呗突然出现了,我们几个一看,只凭我们的个人信用,每个人就可以借到1-3万不等的人民币,真的人民币,能消费那种。利息也不高,每个月就是多还那么一点点,当时那种兴奋溢于言表,久旱逢甘霖?差不多,就这么个感觉。

于是5个人(又加进来了两个师弟)凑了十万块钱,形成了一个背包小分队,有人负责进货,有人负责销售,有人负责售后,人生第一桶金,就这么悄然而来。

后来大学毕业以后,哥儿几个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慢慢分开,只剩下两个兄弟还在深圳继续做着这份小买卖,其中一个兄弟,现在已经滚雪球一样发展,越来越牛逼,已经直接到香港二手拍卖公司直接拿货,我每次去深圳的时候和他们喝酒吹牛逼,大家都感慨,没有马云当时的借呗,就没有在座各位兄弟的今天。

借呗,是当时唯一一个不需要任何担保,就能够给你直接拿钱的公司,信用卡不给学生办理,银行更不可能给学生各种补助放款,各种各样的资金都只倾向于那些大公司大企业,而我们这些蝼蚁,当时只有借呗给了一个希望。

后来大学毕业,各种各样的生活压力:租房子,打车子,泡妞子,做孝子等等都是要钱的,刚毕业的我们每天入不敷出,钱从哪里来?在寻找着致富良机的同时,每天都要扣扣索索的算计着收入与支出。

要说生活就是一幕荒诞的舞台剧,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是个什么剧情。

我刚毕业那一年,因为我的党员关系转到了老家的党支部,镇上党支部接收到了以后会有一个回执给我,我接了电话以后就让我爸去拿这个回执,我爸呢,恰巧也没空,就让我叔去,我叔就帮我取回来了。

然后人之常情,来都来了,吃了饭再走吧;饭都吃了,那就喝点酒吧;俩人喝多没意思啊,叫上后院的几个亲戚吧;喝多了不耍酒疯那喝酒干嘛呀,哥几个一起耍酒疯吧。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

!@#¥%……&*()*()&……#!#……%&

哎呦卧槽,虽然我没在场,但我知道那场面的是一个昏天地暗,日月无光。最终仨人进医院,又是报警又是抢救,我听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都懵了,这尼玛都是些什么事?

那个时候还没赚到什么钱呀,家里急用钱,怎么办?

借呗22000全都套现拿出来用吧。没人脉没资源没钱没时间,作为当时四没人员的我,只有借呗。

你眼中用来消费买买买的借呗,在我这种小人物这里,是应急的救命钱。

后来接触了互联网金融,接触了比特币以太坊,以及各种区块链项目以后,虽然不再像当初那样窘迫,看到我还有借呗,很多人都说借呗你留着干什么,又没什么用,毕竟你是号称有6万个比特币的村长,不差那点钱了吧?

(以上有调侃成分,请各位看客酌情观看)

但是借呗我却执意保留,即使不用,我也留着这个功能做个念想,包括花呗。

这和李笑来老师叫人吃饭喜欢给所有人点同一个菜,罗永浩老师无论走到哪个公开场合都穿着锤子科技的衣服,二宝郭宏才无论到哪里都说比特币是最牛逼的一样的道理,因为我们都曾从某件事里面获得过帮助或者有所领悟。

得人恩果千年记,永远对帮助过我们的人或者事情心存感恩。我朋友圈每年都会发的一句话分享给大家。

说回蚂蚁借呗和蚂蚁花呗,他们真的就有那么不堪吗?年化利率15%真的就是黑心高利贷吗?

工具看在谁的手上,很多人的观点是蚂蚁花呗和借呗放大了年轻人消费的欲望,让年轻人透支未来的钱来消费,这跟花呗借呗有什么关系呢?拉不出屎赖地球没有吸引力,硬不起来怪小妹,赚不到钱就怪社会,怎么你是那影响大环境的人?

这本质上不是个人素质问题吗?

往小了说这是家庭教育问题,父母在给孩子做人生规划,培养孩子财商的时候,应该培养孩子基本的消费观念和理财规划能力,要让孩子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有所为,有所不为。

父母和家庭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为什么巴菲特小的时候去买小人书然后出租给其他小伙伴赚钱?因为这是巴菲特的父亲言传身教的,而租他小人书的那些小朋友花钱去租书看,也是他们的父母亲言传身教的。

我老家有个表弟,目前负债累累,各种网贷平台信用卡包括亲戚们的钱都借了一个遍,现在他的父母还在给他还债,我曾经劝过他们:不要再给他擦屁股了,他已经是一个20多岁的成年人。

但是他的父母却说:万一要是成了黑户,影响孩子未来。

看到没,还在说一个20多岁的人是一个孩子,就这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看到花呗和借呗能不借出来挥霍吗?

再往大了说,这是中国教育的问题,教育是国之根本,我国的教育从来只教文字知识,从来不给大家培养财商和正确的价值观,很多人的三观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以后才逐渐形成。

一个人,步入社会的时候没有一个基本的为人准则,没有一个良好的三观,怎么可能在面对诱惑的时候正襟危坐,淡然自若?

佛有千面,面面不同,你内心是怎么样的,你看到的佛就是怎么样的,花呗和借呗从来没有现在说的那么恐怖,再说一句车轱辘话,请问各个银行的消费贷款就不是高利贷吗?哪个银行没有这些消费贷?怎么不抨击他们这些呢?

无非就是马云和蚂蚁金服这一轮的蛋糕太大,各方均不平衡。

我仍然觉得马云是可信的,至少比一些官方可信,我没有那些大人物的视角,也看不懂全球局势,什么巴塞尔协议就上学时候虽然学过,但现在也都还给了老师。

但我知道一点,对于我们这些小人物来说,从来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够只凭我们的信用就给我们贷款,仅仅凭我自己的名字就可以几分钟借到10几万的资金用来周转,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将来?

说到这我就想起之前冯小刚演的那个电影《老炮儿》。

在马云这,能感觉到以前那种江湖义气,受尊重,老北京人胡同里来来往往,要的就是一个面子,局气,虽然不是民国,但是你叫我一声六爷,再给我上二两酒,老少爷们有事了互相就能帮一帮。

全世界都在怼马云,仅代表我自己说几句话


在蚂蚁借呗和花呗,说出你的名字,你就可以先把钱拿去花,有没有感觉被尊重,是不是很受用?但是花了还不上,是你自己跌份儿、栽面儿,不是那二两酒的事儿。

请人帮忙还得喝二两酒,怎么你和马云借钱给点利息不对?

虽然现在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少年,不再是那个为一两万就抓耳挠腮的人,不再是那个为了钱每天蝇营狗苟的人,虽然咱现在依然是个小人物,但是有些事,得办。

我觉得马云没有错,商人逐利是本能,在合理合法追逐利润的同时,还顾及到小人物的发展、小微企业的生存,没说的,够局气!

曾经受过马云恩惠的那些人,你们人呢?


标签: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