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随笔分享

季羡林: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

时间:2020-07-16 20:04:00   作者:   来源:   阅读:76   评论:2
内容摘要:季羡林曾经说:“人间毕竟是温暖的,生活毕竟是美丽的。”今天阿谷君就给大家分享一篇季羡林先生的散文《寻梦》,充满温情与感动。这篇文章选自散文集《我爱天下一切狗》,希望我们都能从日常里品味出生活的真谛,用心品味寻常生活的美与爱。 《寻梦》文/季羡林夜里梦到母亲,我哭着醒来。醒来再想......
 季羡林曾经说:“人间毕竟是温暖的,生活毕竟是美丽的。”
今天阿谷君就给大家分享一篇季羡林先生的散文《寻梦》,充满温情与感动。
这篇文章选自散文集《我爱天下一切狗》,希望我们都能从日常里品味出生活的真谛,用心品味寻常生活的美与爱。
     

《寻梦》
文/季羡林

夜里梦到母亲,我哭着醒来。

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候,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黑暗,一直看到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在发亮。

眼前飞动着梦的碎片,但当我想把这些梦的碎片捉起来凑成一个整体的时候,连碎片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眼前剩下的就只有母亲依稀的面影……

在梦里向我走来的就是这面影。我只记得,当这面影才出现的时候,四周灰蒙蒙的,母亲仿佛从云堆里走下来。



脸上的表情有点同平常不一样,像笑,又像哭。但终于向我走来了。

我是在什么地方呢?这连我自己也有点弄不清楚。

最初我觉得自己是在现在住的屋子里。

母亲就这样一推屋角上的小门,走了进来。桔黄色的电灯罩的穂子就罩在母亲头上。

于是我又想了开去,想到哥廷根的全城:

我每天去上课走过的两旁有惊人的粗的橡树的古旧的城墙,斑驳陆离的灰黑色的老教堂,教堂顶上的高得有点古怪的尖塔,尖塔上面的晴空。

然而,我的眼前一闪,立刻闪出一片芦苇,芦苇的稀薄处还隐隐约约地射出了水的清光。



这是故乡里屋后面的大苇坑。于是我立刻觉到,不但我自己是在这苇坑的边上,连母亲的面影也是在这苇坑的边上向我走来了。

我又想到,当我童年还没有离开故乡的时候,每个夏天的早晨,天还没亮,我就起来,沿了这苇坑走去,很小心地向水里面看着。

当我看到暗黑的水面下有什么东西在发着白亮的时候,我伸下手去一摸,是一只白而且大的鸭蛋。我写不出当时快乐的心情。

这时再抬头看,往往可以看到对岸空地里的大杨树顶上正有一抹淡红的朝阳——

两年前的一个秋天,母亲就静卧在这杨树的下面,永远地,永远地。

现在又在靠近杨树的坑旁看到她生前八年没见面的儿子了。



但随了这苇坑闪出的却是一枝白色灯笼似的小花,而且就在母亲的手里。

我真想不出故乡里什么地方有过这样的花。

我终于又想了回来,想到哥廷根,想到现在住的屋子,屋子正中的桌子上两天前房东曾给摆上这样一瓶花。

那么,母亲毕竟是到哥廷根来过了,梦里的我也毕竟在哥廷根见过母亲了。

想来想去,眼前的影子渐渐乱了起来。教堂尖塔的影子套上了故乡的大苇坑。在这不远的后面又现出一朵朵灯笼似的白花。

在这一些的前面若隐若现的是母亲的面影。我终于也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看到的母亲了。



我努力压住思绪,使自己的心静了下来,窗外立刻传来潺潺的雨声,枕上也觉得微微有寒意。我起来拉开窗幔,一缕清光透进来。

我向外怅望,希望发现母亲的足踪。但看到的却是每天看到的那一排窗户,现在都沉在静寂中,里面的梦该是甜蜜的吧!

但我的梦却早飞得连影都没有了,只在心头有一线白色的微痕,蜿蜒出去,从这异域的小城一直到故乡大杨树下母亲的墓边;



还在暗暗地替母亲担着心:

这样的雨夜怎能跋涉这样长的路来看自己的儿子呢?此外,眼前只是一片空濛,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

天哪!连一个清清楚楚的梦都不给我吗?

我怅望灰天,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
来源:http://www.zhongkanghair.com/,转载请标明地址。广告投放发布联系微信:feiyuext

标签:人生励志